新闻动态

逸富期货;全球最大ETF遭遇业内最大规模撤资

全球最大的ETF(交易所交易基金)的现金流失速度超过了任何一家同行,因为投资者在削减成本的浪潮中寻求更低的费用。

年初至今,交易员从SPDR S&P 500 ETF Trust(SPY)撤出的资金达到330亿美元,为该行业之最。事实上,投资者大规模撤资主要发生在今年2-3月份,当时因为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导致市场暴跌。不过,即便后来美股反弹,投资者并没有继续向SPY投入资金。

这样的资金流向,让这只跟踪美国股市基准的、2940亿美元规模的基金与更广泛的股票ETF领域资金流向相悖,后者在2020年吸收了1190亿美元。

逸富平台分析认为,SPY管理资金减少主要原因是收取的费用较高,而行业内其他ETF发行者则竞相削减成本,降低费率。SPY收取0.095%的费用,大约是三大竞争对手成本的三倍。分析师称,这意味着重新进入市场的投资者可能会转向更便宜的产品。

投资咨询公司ETF Store的总裁Nate Geraci说:

“随着市场复苏,投资者将资金重新投入到成本更低的产品中。我预期是,随着投资者继续涌向收费较低的竞争对手,无论市场环境如何,SPY的规模都将继续收缩。”

逸富期货开户

当SPY 的资金外流时,管理着1628亿美元的先锋集团(Vanguard Group)的S&P 500 ETF (VOO) 在2020年吸金规模为该行业之首,为233亿美元。VOO的费率是0.03%。与此同时,成本较低的SPDR投资组合S&P 500 ETF (SPLG)吸引了29亿美元的资金,该基金的投资标的与SPY相同,但收费也为0.03%。

在规模达4.8万亿美元的ETF市场上,先锋集团已超越竞争对手,在2020年有价值148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。贝莱德公司和道富集团(State Street Corp.)分别吸引了790亿美元和190亿美元的资金。

先锋集团发言人Freddy Martino称,先锋集团的资金流入,受益于部分共同基金客户转为成本较低的ETF,这部分资金流入大约为228亿美元。

专门从事活跃ETF研究和托管解决方案Purview Investments 公司的CEO Linda Zhang表示,以前从SPY流出的资金可能再也不会重新回去,而是流向成本更低的等价物或主动基金、或者ESG等主题基金。

在State Street Global Advisors公司的SPDR美国研究主任Matt Bartolini看来,在疫情风暴最严重的时候,从SPY流出的资金可能已经流向了特定行业的基金,比如道富能源精选行业SPDR基金(XLE)。但他补充称,距离美国大选只有一周的时间,这一趋势可能很快再次被颠覆。

逸富平台Matt Bartolini说:

“越来越多的投资者从SPY赎回资金,买入某些板块表现屈指可数的股票。但是谁也不知道接下类会发生什么,可以肯定的是,有一部分金钱已经开始布局。”


本文来自Wind资讯